花150万在天猫买瓶酒?壕们怎么想的?

上周末,上海乌鲁木齐路上的一幢新古典主义小洋楼内,衣香鬓影、觥筹交错,一场轩尼诗入驻天猫的开业酒会正在此举行。近百位身着礼服、手持香槟杯的八方宾客翘首以待,就为一睹这件世间仅存的可售孤品:轩尼诗“百年禧丽——神秘之奁”的真容。

这个位于领馆区的私密会所伯衡55,曾经是远东第一大酒窖“藏酒轩”之所在,沪上的知名藏家在此都存有自己私家珍藏。但无论是站在“葡萄酒鄙视链”顶端的罗曼尼康帝,还是头顶“波尔多之王”冠冕的帕图斯,这些顶级名庄酒都未曾引起如此瞩目。

这瓶酒之所以如此诱人,不仅因为它的稀有:这是轩尼诗的总调配师,将该品牌留存了上百年的不同年份的基酒调配而成的,全球只有100件,绝大多数已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顶级藏家手里。

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作为现世最后一件可售孤品,它刚刚在天猫上拍卖成交,以150万元天价落锤,打破了天猫上干邑的价格记录,被一位来自广东的资深藏家收入囊中。

相信你看到这个消息时,和我最初的想法是一样一样的:纳尼!150万干什么不好啊,用来买一瓶酒值不值啊?!买家到底是怎么想的?

究竟是买家太壕,还是我们太low?

在酒会现场,传说中的神秘买家现身了:是一位穿着格子衬衫和西裤的中年男子,其貌不扬、务实敦厚的样子,颠覆了外界对南方土豪的刻板印象:戴着R牌大金表、腰系H牌腰带,腋下还夹一个“啪哒”手包。

在好奇心的唆使下,我穿过重重人潮找到买家谢先生,聊了两句,得知他是汕头人,在深圳做生意。至于“为什么会花150万来拍下这瓶酒?”他说,“我是这个品牌的忠实粉丝,已经收了他们很多款限量品,包括现在市面上很罕见的轩尼诗X.O.干邑白兰地1-9代。”

原来是一枚轩尼诗的“铁粉”,好吧,我继续问,“这么贵的酒您打算什么时候喝?和谁一起喝呢?”谢先森说,“这么难得的酒,当然要好好珍藏,不舍得喝的,等有朋友来时,给他们看看。”

额……,好吧,壕的世界读不懂。这种略显“官方”的回答并不能说服我,到底是在怎样的心理驱动下,让买家心甘情愿地从卡上划出150万,为一瓶酒买单的?我请教了身边一圈“壕友”,就为弄明白“有钱人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好在齐叔给了我一个比较满意的答案。

齐叔是一名艺术品收藏家,收了不少林风眠、黄永玉的作品。他本身也是马爹利、轩尼诗、尊尼获加等知名品牌的南粤地区的大客户,每年都作为品牌的VIP客户受邀到原产地酒庄参观。

听完我的疑问之后,齐叔沉吟了一下说,“150万的那酒我是知道,虽然我没买过那么贵的一瓶酒,但我也收过30几万一瓶的X.O,加上其他老年份洋酒、名庄酒和白酒,算起来也收了上千万的酒。”

“他为什么要花这么大价钱买这瓶酒,我换位思考一下,应该是这样的:“千斤难买心头好,喜欢嘛,又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就买咯。酒这个东西,就像艺术品,没办法用金钱去衡量他的价值的,就像很多人不理解女人为什么要花十几万去买一个包一样。”

“喜欢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也是觉得有升值的潜力,或者可以带来更大的收益”,他缓缓道来另一重要义:虽然酒不是房产、黄金之类的“硬通货”,无法很快流转兑现,有时候哪怕增值了也会遇到有价无市的境况。但是对于不差钱的人来说,看中的是长远的无形回报。

他举了个栗子,“比方你花2个亿,在央视打个广告,在户外包几块广告牌,也只是昙花一现,很可能过后什么都没留下。但要是你花150万买了这瓶酒,在圈子里的名声很快就传开了。那时候你就不是‘张董’、‘王总’之类的普通生意人,而是一个‘名酒收藏家’,肯定有很多人慕名而来想认识你,你的人脉会成倍的扩张,商机也会更多。”

同时,这也是经济实力的象征。“拿150万买一辆车的人很多,但拿这钱来买一瓶酒的人却极少,足以见得这人身价不菲。每一个看过他藏品的人,对他的实力更多了一份信任,也更愿意和他做生意,是吧?”

我终于懂了,怪不得买家说这酒舍不得喝,就给朋友看看,原来用意在此啊。同样是150万的酒,一般人看到的是酒本身的实用价值,但生意人看到的是它能带来的隐形附加值。这酒此时已经脱离了快销品的属性,变成了一个投资标的。如果花150万,能撬动起2000万甚至两个亿的生意,那么这钱花得值啊。

我想起地产界盛传的一段江湖往事,河南人许家印当年为了挽救恒大的资金困局,硬是操着一口不流利的粤语陪香港富商刘銮雄、郑裕彤玩了几个月的“锄大D”(斗地主),输了几百万后终于赢得两位大佬的认可,在关键时刻施以援手,救恒大于危难之中,此后也在恒大每一步战略转型中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yabo亚博体育投注 ? 花150万在天猫买瓶酒?壕们怎么想的?

赞 (0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